那些“话多”的人到底是什么病?

摘要:《伤寒论》中讲“谵语”是一种说胡话的极端反应。我们活学活用就会发现,生活中有很多话痨。比方说,一个公司开会,明明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情,讲了几个小时还没讲完,大家都听得很烦,但是他自己不觉得,一说话就是停不下来。

“三焦”,亦称“三膲”,是对上焦、中焦、下焦的合称,为中医藏象学说中的六腑之一。三焦学说历来最具争议,学界一直存在“有名有形”和“有名无形”的争论。即使是持“有名有形”论者对三焦的解剖实质也无统一认识。依据现有文献,三焦首载于《黄帝内经》,此后《难经》《中藏经》《脉经》等古籍中均有论述,但观点不尽相同。仅《黄帝内经》中相关论述也不统一,甚至相互抵牾,导致后世学者持一种或数种说法,各执一词,各有论据,莫衷一是。

我们常见的治疗痛风的思路无非就是活血、祛风寒、补肾、扶阳。这种思路也能治好很多,但是有一些还是治不好。正好我身边跟着学生,我就问,你们看看这位朋友为什么不好治?先不摸脉,不问证,先用眼睛看,望闻问切嘛,先望,看能不能辨出证来。其中一个学生特别聪明,他说我辨出来了,这个痛风应该用泻药治疗。我说,是的。我问他依据是什么?他说这个人一说话就很激动起急,而且情绪容易亢燥。我又问他,这在《伤寒论》里是什么证?回答说谵语。谵语就是一个人下焦有瘀堵,于是上面说胡话。说胡话可能是比较严重的情况,但证有轻重,有时候话特别多,控制不住的要说也是一种轻微的谵语。《伤寒论》的原则,单一证不定案,两个及两个以上的证才定案。于是再结合看面色,是油光肿胀的,情况就很清晰了,是下焦有淤堵,所以用常规思路不好治,这种情况就需要用治疗肠痈的药。我给那位朋友开的方子,主方就是大黄牡丹汤,这是一个典型治肠痈的方子,一剂就止痛见效了。有人会说,一个谵语是不是就可以定了?单一证哪怕偶尔能判断正确,可程序上不正义,如果严格遵循《伤寒论》的原则是不提倡的,要多个证才能确定一个情况,就像法院不能凭单方面证词断案,这样准确度才高。医学要的准确率,首先要的是治愈率高,而不是创造个别的奇迹。

秦汉时期,学术交流相对困难,常常相同的概念,同时期不同著作中具有不同的内涵。不同时期学术的认识、见解也未必有直接的继承关系。若以此说强行解彼说,或以彼说强行解此说,往往会张冠李戴,谬误更甚。因此应该本着实事求是、仔细审察的态度进行考辨中医理论的源与流,否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为什么话多的人肠道里面会不干净呢?因为肠道有瘀堵的时候,人体的自然模式是要把气血调过去化掉瘀堵。如果一个人总是有下焦瘀堵,大脑就会长期得不到足够的供血。人体又有另一个模式,会在能量缺乏的地方产生诸如兴奋、抖动的反应来迅速夺回能量,这就开始话多亢奋了。人体就是这样双向调节来维持整体的运作和平衡。这不是我的发明,这是《伤寒论》里最常揭示的法门。为什么下焦有淤血,人会容易忘事,而且肌肤甲错?因为能量去了下面和里面排淤,上面和外面就相对能量缺乏了这是《伤寒论》里多次提到的条文内容,所谓淤血典型症其人喜忘和肌肤甲错。所以《伤寒论》的思维模式是很务实的,是遵从人体自然规律的。

《伤寒论》对三焦的认识

我在《伤寒论》课上讲了这个案例后,一些临床医生回去后发现,很多诸如痛风的病,或者抽动症,甚至肌无力,用祛风寒、补肾、活血、扶阳都治不好,在脉象为阳的前提下,这样来辨证治疗效果极好。

我们研究发现,《伤寒论》对于三焦具有独特的认识。《伤寒论》中的三焦泛指消化道,上焦大致为上消化道,映射在上腹部,以十二指肠乳头为分界,主要内脏为胃,包括肝脾;中焦大致为中消化道,映射在中腹部,主要内脏为结肠和小肠;下焦大致为下消化道,映射在小腹部,主要内脏为直肠,包括膀胱和生殖系统。此外,《伤寒论》原文中的“胃”指的是以结肠特别是横结肠为主的整个消化系统。

《伤寒论》中讲谵语是一种说胡话的极端反应。我们活学活用就会发现,生活中有很多话痨。比方说,一个公司开会,明明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情,讲了几个小时还没讲完,大家都听得很烦,但是他自己不觉得,一说话就是停不下来。这种话痨其实是一种轻微的谵语反应。为什么在这些白领群体里面话痨的人特别多呢?看看他们的生活习惯就知道了。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很少运动,下了班之后天天组局吃火锅麻辣大鱼大肉,而且一般吃得很晚,吃的东西还没有消化掉就去睡觉了。于是肠道里面就会积存,这就有可能形成话痨。

《伤寒论》中关于三焦的内容很多,398条条文中出现上焦2次、中焦1次、上二焦1次、下焦3次,共涉及6个条文。因《平脉法》《辨脉法》不涉及方证论述,暂不讨论。

有人会问,那阴证的病人,下焦也有淤阻,怎么办?这种情况很常见,先六经辨明,按《伤寒论》里的原则,相应层面的扶阳药和通下药合用就好了。记住扶阳建立能量为先。

《伤寒论》中的上焦

这就是《伤寒论》里的辨证思维方式。如果我们尊重这种思维方式,有些性格情绪上的问题也可以调理和调整。你掌握了这个思维方式,有些平时看起来不容易治的病,也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找到解决办法。

原文243条:“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吴茱萸汤主之。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

吴茱萸汤

吴茱萸一升(洗)
人参三两
生姜六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服。”

我们认为本条条文在流传过程中存在错简,根据文理推断原文应是“食谷欲呕,属阳明也,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吴茱萸汤主之。”

吴茱萸汤病位在胃,具体在幽门,病理为胃里虚寒,幽门痉挛。因虚寒严重,进食后胃不能腐熟水谷,进而排空不良,故出现“食谷欲呕”。这个证往往在进食流食后加重。胃里虚寒,则消化液分泌不足,或者本来胃里就有水饮,进食流食或饮水后,消化液浓度下降或水饮加重,胃腐熟、排空更慢,甚者呕吐,即所谓“得汤反剧”。“属上焦也”指出这些证状发生的病位在上焦,经大量临床验证,吴茱萸汤是此证良方。方中吴茱萸、生姜温胃止呕,人参补虚,大枣和中,以药测证,说明这里的上焦即解剖中的胃部。

原文230条:“阳明病,胁下硬满,不大便而呕,舌上白胎者,可与小柴胡汤。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

明代医家方有执在其著述《伤寒论条辨》中提到:“六经之经与经络之经不同。六经者
,犹儒家之六经。经,犹言部也。”阳明病,即病在里部,于阳明时而发热。胁下硬满即胸胁苦满较重,结肠痉挛蠕动减弱故不大便。幽门痉挛胃排空不良,故胃气上逆而呕。本条文叙述的证状,张仲景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用小柴胡汤治疗,服小柴胡汤后,幽门痉挛缓解而上焦得通,胃向下排空功能恢复而胃里的津液得下,结肠痉挛缓解大便下行,故胃气因和。里部微结既通,胸胁苦满亦解,表部微结亦开,于是身濈然汗出而热退病愈。

《伤寒论》中的“胃”不是解剖中的胃,而是指解剖中的结肠,尤其指横结肠。原文215条“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217条“以有燥屎在胃中”,238条“胃中有燥屎者”来看,燥屎不可能在解剖概念中的胃中,燥屎只能在结肠中,燥屎积聚程度重者,可积聚在横结肠中,即脐上部位,因此《伤寒论》中的胃主要指结肠、尤指脐上部位的横结肠。故原文230条“不大便”服用小柴胡汤后,“胃气因和”,即结肠痉挛缓解而大便下行。

《伤寒论》中的中焦

原文145条:“妇人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