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溃疡反复发作,看这里,教你如何辩证施治!

摘要:口疮色淡或灰白,久不收口,伴肢冷畏寒,腰腿酸软,阳痿早泄,舌淡苔白,脉沉迟。用药可选肉苁蓉、菟丝子、肉桂等。

口疮是口腔粘膜病中发病率最高的疾病,好发于年青人,但老年人患本病者也非少见。本病是一种以在口腔粘膜上多次反复发作的疼痛性溃疡为特征的慢性炎症,因具有周期复发的规律,故常冠以“复发性”来表示其特异的表现。口疮腹面及舌缘的粘膜为多发区。溃疡面凹陷,表面有黄白色或灰白色伪膜,拭之不脱落,边缘红肿,呈烧灼样疼痛。但愈合后不留疤痕为特点。

复发性口腔溃疡多因心脾积热或阴虚火旺熏灼而起,亦有因脾虚或肾虚而溃破不愈的。但临床所见,患者病情多数更加复杂,且常因感染而虚实并见,寒热互参。故治疗此病当细审,只有明确病因病机,洞悉寒热虚实,方有望治愈此病!

本病的病因尚不十分清楚。其病程常有自限性,一般7~10天自愈。祖国医学称本病为口疳或口舌生疮,早在《诸病源候论》中已有描述,如说:“脏腑热盛,热盛心脾,气冲于口与舌,故令口舌生疮也。”

一、辨治思路

主症

复发性口腔溃疡属口疮等范畴。多因心脾积热或阴虚火旺熏灼而起,亦有因脾虚或肾虚而溃破不愈的。针对实证,一般泻火解毒即可获效,虚证则相对棘手。常见有阴虚,与津液不足,虚火熏灼有关;有脾虚,与气血不足,口舌失养有关;有肾虚,与精虚火衰,浮火上越有关。

口腔之溃疡此起彼愈,有自发剧烈烧灼痛,遇刺激则疼痛加剧,影响病人进食与说话。根据临床口疮可分为轻型口疮、口疮性口炎、腺周口疮。

但临床所见,患者病情多数更加复杂,且常因感染而虚实并见,寒热互参。故治疗此病当细审,只有明确病因病机,洞悉寒热虚实,方有望治愈此病。

病因病机

心之窍在舌,脾之窍在口,故口舌生疮多从心脾积热治。胡黄连、栀子、蒲公英等可胜任,同时它们又可解毒,兼治感染。

口疮多由全身脏腑气血调节功能障碍所致,故口腔局部溃疡是标,脏腑气血的病变是本。本病以病程长,反复发作为其特点,故久病多虚。老年人各脏腑功能多衰退,所犯本病常以虚证为多见。

患者若因食积而内生湿热或表现大便干结难下,可选大黄、枳实来釜底抽薪,以治其本;

1.心脾两虚:年老心脾脏气日衰,生化血无力,使升清运化功能减弱;或由情志不畅,脾胃影响而致脾胃失运;或由思虑过度,既暗耗心血,又内伤脾气。脾不健运,血液生化无源,而致心脾气血两虚,虚热内生,循经上灼口舌发为口疮。

若因情志不遂而加重,郁火乃祸首,当选川楝子、柴胡解郁散火;患者若喜食辛辣,嗜好饮酒,当清胃火为先,可选知母、石膏。

2.心肾阴虚:年老之人,或因久病失养,或因劳心过度,致耗损心肾阴精:或过服温燥壮阳之品,则使肾阴灼损,阴精不足。水不济火则心阴亏损,心火独亢,导致心肾两虚,阴虚不能制阳,则虚火上炎于口腔粘膜,故生口疮。

一般骤然发病,灼痛明显的,多属实证,相对容易控制。若是反复发作或经久不愈的就另当别论了。如阴虚火旺患者,其火乃虚火、燥火。如不纠正阴虚,其火难清。此时当选生地、麦冬、玄参等来滋阴润燥,兼清虚火。若患者兼见湿热,则改用鳖甲、女贞子、旱莲草等清补之品。

3.肝肾阴虚:肝藏血,肾藏精,精血同源。肝血不足,肾失滋养则肾阴不足,或肾精虚亏,出现水不涵木,虚阳浮动于上,上结口腔化热,熏灼粘膜成疮。

口腔黏膜与胃相通,皆属消化系统,故有些口疮可能与脾虚有关。临床若发现患者伴食少乏力等症的多属于此。补脾之法可增气血,长肌肉,使得口腔得养而疮口渐愈。

4.脾肾阳虚:肾为先天之本,赖于脾运化生水谷精微之气来滋养:脾为后天之本,需肾中元阳之气来温煦。若脾阳久虚,运化失司,肾失充养,肾阳受损:或肾阳不足而累及脾阳,导致脾肾阳虚。脾运失职,阻液内停,湿邪内生,肾不能温化,乃湿浊郁生,湿浊邪气上逆口腔,浸腐粘膜而形成本病。

我喜用黄芪、甘草、苍术等。此三药都能补脾益气,且各具优势。黄芪善补气托毒,生肌敛疮,且性升提,针对气虚患者,此药不可或缺,当以之为主。甘草兼能解毒,此病多表现炎症,常伴感染,故大可派上用场。

5.脾胃虚寒:平素脾气虚,复因饮食不节,内伤脾胃之阳气,致使脾胃阳虚。阳虚阴盛,寒从内生,脾运失司,液不化津,乃生湿邪,逆犯口腔,腐蚀粘膜溃烂成疮。但本证之因在于中焦脾胃,与肾无关。

选甘草还有另一用意:西医认为此病为自身免疫性疾病,可用免疫抑制剂控制病情。而甘草具类激素样作用,自然能对此病的控制发挥效用。脾虚易生湿,故脾虚口疮多伴湿盛,甚至湿阻。这有碍气血上荣,对疮口愈合不利,故燥湿不可小视。

6.心脾积热:外邪化热,传于心脾,热气冲于口与舌,而形成口舌生疮,即《太平圣惠方》上说:“腑有热,乘于心脾,气冲于口与舌,故令口舌生疮也。”

另外,此病的发生有时与缺乏维生素B族、锌等微量元素有关,而脾虚食少有碍这些营养物质的吸收,反之,缺锌亦可导致食少等症,故选苍术增食欲,纠正营养失衡势在必行。建议舌苔滑腻的脾虚患者选加之。

7.脾胃积热:过食辛辣炙煿之品,致胃生热邪,或过食肥甘厚味,嗜酒贪杯,吸烟嗜毒,均可损伤脾气,致食宿停滞生胃火,或湿邪郁结,中焦化热,而致脾胃湿热郁蕴,熏蒸于口腔粘膜,腐烂成疮。

临床常遇到阳虚体质而患此病的。脉症毫无热象,反以肢冷畏寒、周身无力、容易感冒等症为显。他们的口疮多久不愈合,考虑应与元阳不足,失于温煦有关。这时可通过益肾填精、温补命门来纠正体质,促其愈合。

8.肝郁化火:可因情志不舒,肝失疏泄条达,气机郁结化火,烧灼口腔之粘膜发为口疮。

肉苁蓉温而不燥,又善填精,当为首选。除能温养疮口外,它一来可补命门火以旺脾气,使脾健而其窍(口)得健;二来可补精血以生元气,从而提升机体抗病能力。患者若虚寒较甚,可加肉桂等协助温补。若无湿热等邪掺杂,可加白及生肌敛疮,缩短疗程。

辨证施治

此病的特点是反反复复,不易痊愈,说明虚证占主要因素。现代医学也认为此病与免疫功能低下有关,故扶正很重要。养阴是扶正,补脾是扶正,益肾也是扶正。只要对症而补,终有可能解决易反复这个难题。

1.心脾两虚

虚性口疮不易痊愈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气血运行迟滞。虽然这也是因虚引起的,但它终究成为了另一方面的致病因素,间接加重了病灶失养状态。故补虚基础上最好添加鸡血藤、当归、川芎等品以流通气血,纠正虚滞,使动静结合、相得益彰。换言之,此病之虚宜动补,方可使其生机勃勃。

主证:溃疡数目少,时重时轻,劳倦加重。溃疡面呈灰白色,渗出物较多,周围不红肿或微红肿,疼痛轻。面色萎黄,少气懒言,心悸怔忡,失眠多梦,纳食不香,大便不实,舌质淡,苔白,脉细弱。

二、用药心得

治法:补心脾、益气血。

1.胡黄连

选方:归脾汤。

口疮若属心脾积热,见多处溃烂,灼热而痛,口臭便干,胡黄连为我的首选。此药起泻火化浊作用,临证可以用泻心汤加减,也可以加蒲公英清热解毒。个人感觉,此药作用十分强大,缺点是味道太苦。

药物:黄芪20g、人参5g、白术10g、茯神10g、龙眼肉8g、炒枣仁9g、木香6g、炙甘草5g、当归10g、炙远志10g、生姜3片、大枣5枚。

2.细辛

加减:溃疡周围红者,加麦冬、玄参、胡黄连;溃疡渗出物多而粘稠加银花藤、蒲公英、栀子;睡眠甚差加合欢皮、夜交藤。

细辛为疮家圣药,起收湿疗疮作用,又能止痛,但不适合虚火引起的口疮。

2.心肾阴虚虚火上炎

3.肉桂

主证:发病缓慢,病程较长,时发时止,或此愈彼起,反复发作。溃疡大小不等,数量少而分散。溃疡面色白或黄白,周围有明显红晕,微肿,有灼热样疼痛,但较轻。患者常有虚烦失眠,心悸健忘,头晕耳鸣,五心烦热,口干而渴,小便短赤,大便秘结。舌红少苔,脉细数。

肉桂多用于阴虚火旺,虚火上炎引起的口疮,可引火归原。此型口疮此愈彼起,反复发作,有阴虚体征,治疗时在养阴解毒基础上加肉桂收浮游之火是很必要的,一般我用5g。

治法:滋补心肾,养阴降火。

4.蜈蚣

选方:天王补心丹。

我曾治疗一例顽固性口腔溃疡,局部溃烂严重,用清热敛疮等常规疗法效果不明显,后来按毒瘀论治,在原方基础上加蜈蚣、皂角刺破瘀攻毒,很快取得了效果。此药我也用来治疗臁疮、褥疮等。

药物:人参5g、生地10g、丹参10g、玄参12g、茯苓10g、五味子8g、远志9g、桔梗8g、当归9g、天冬9g、麦冬9g、柏子仁15g、酸枣仁10g。

5.黄芪

加减:大便秘结者加芒硝;溃疡疼痛较重者加知母、黄柏、地骨皮;失眠较重加合欢皮、夜交藤。

若疮口久不愈合,遇劳加重,伴脾虚之象,此为黄芪所长。黄芪擅长托毒生肌,对虚弱而疮口不愈合的很适合,只是要重用方可显效。脾虚中气不足,升运无力,气血不能上荣,故久不敛疮。黄芪补中益气升阳,配升麻等多可获效。

3.肝肾阴虚虚火上亢

三、辨证分型

主证:溃疡数目少,表面假膜呈黄白色或黄色,周围粘膜红肿明显,灼热痛。并见头晕目眩,耳鸣,腰酸膝软,口苦咽干,五心烦热盗汗。舌质红,无苔,脉弦细数。

美高梅在线官网,1.心脾积热

治法:滋补肝肾,清热降火。

口舌生疮,灼热疼痛,患处充血,口臭心烦,舌红苔黄,脉数。用药可选胡黄连、蒲公英、栀子等。

选方:知柏地黄丸。

2.阴虚火旺

药物:熟地10g、山茱萸10g、山药12g、泽泻9g、茯苓10g、丹皮9g、知母10g、黄柏8g。

口舌疮口略红,疼痛不甚,但痛势绵绵,此起彼伏,伴咽干潮热,舌红,脉细数。用药可选玄参、生地、鳖甲等。

加减:两目干涩,视物昏花者加枸杞子、女贞子、白蒺藜,充蔚子养肝补血;口苦、灼热痛甚者加黄芩、栀子、地骨皮清肝经火热。

3.气血两虚

4.脾肾阳虚湿浊上蕴

口疮久不愈合,疮面色淡,伴乏力气短,食少头晕,舌淡苔白,脉细弱。用药可选黄芪、白术、当归等。

主证:溃疡面灰白色而量少,周围不红不肿,此起彼伏,疼痛轻,久治不愈。并可见面色?白,形寒肢冷,喜温,全身乏力,腰酸冷痛,纳少便溏,或五更泻泄。舌淡苔白润,脉沉细。

4.肾阳不足

治法:温补脾肾,化浊利湿。

口疮色淡或灰白,久不收口,伴肢冷畏寒,腰腿酸软,阳痿早泄,舌淡苔白,脉沉迟。用药可选肉苁蓉、菟丝子、肉桂等。

选方:四神丸加减。

药物:肉豆蔻6g、补骨脂10g、五味子8g、吴茱萸3g、茯苓10g、白扁豆12g、石菖蒲9g、生姜3片、大枣5枚。

加减:溃疡面灰白,形寒肢冷甚者加制附子、肉桂;大便稀溏、五更泄泻加黄芪、党参、赤石脂。

5.脾胃虚寒水气犯逆

主证:溃疡面色白而量少,周围不红肿,疼痛不甚,时发时愈,或久治不愈。口淡食少,脘腹冷痛,得温则止;大便清稀,完谷不化,小便清长。舌质淡,苔白而润,脉沉迟。

治法:温中健脾,散寒除湿。

选方:理中汤。

药物:人参5g、干姜10g、炙甘草5g、白术10g。

加减:溃疡面苍白而久治不愈合加丹参、赤芍;胃脘痞满者,加桂枝温散寒气上逆;四肢寒冷,大便清稀加附子散寒温肾。

6.心脾积热热毒上攻

主证:发病急,病程短,溃疡数较多,甚者融合成片。溃疡表面呈黄色,周围粘膜鲜红肿胀,灼热剧痛,饮食、说话不便。可有口臭或口苦,口渴饮冷,发热。小便短赤,大便干结。舌质红,苔黄,脉数有力。

治法:清泄心火,通腑解毒。

选方:凉膈散。

药物:连翘10g、黄芩10g、山栀子8g、淡竹叶10g、大黄10g、芒硝5g另包冲服、薄荷3g、甘草3g。

7.脾胃热盛伏火熏蒸

主证:口、唇、舌及牙龈等多处生疮,数目多,疮面腐物较多,周围红肿,灼热剧痛。可有多食善饥,烦渴饮冷,口臭而粘干,大便干结,小便黄赤,舌质红,苔黄或厚腻,脉数。

治法:清胃泻火,去腐止痛。

选方:清胃散合泻脾散。

药物:生地10g、当归8g、丹皮10g、黄连3g、升麻8g、藿香10g、山栀子10g、生石膏15g、防风10g、甘草3g。

加减:大便干结不解者加大黄通腑泄热;苔厚腻者加石菖蒲醒脾利湿。

8.肝郁化火

主证:溃疡大小不等。数量较多,散在分布或聚集簇拥,表面黄白色,周围粘膜充血水肿。可有胸胁胀痛,胃脘痞闷,纳差,口苦咽干,尿赤便结。舌红苔黄,脉弦数。

治法:清肝泻火,舒肝理血。

选方:丹栀逍遥散。

药物:丹皮10g、栀子8g、柴胡10g、当归9g、白芍10g、白术10g、茯苓10g、炙甘草3g、煨姜3片、薄荷2g。

加减:溃疡面深而红,疼痛明显者加夏枯草、黄芩、龙胆草;胸胁胀满,胃脘痞闷剧烈者加合瓜萎、枳实、厚朴。

9.外用药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