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胃不和则卧不安” 中焦湿热

摘要:由于中焦湿热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外感湿热之邪,或饮食不节,过食肥甘酒酪之品,酿成湿热内蕴脾胃所致。甘露消毒丹为其代表方。

胃不和则卧不安,阳明经气上逆,致使胃气不得下行,导致胃不和,形成卧不安,而以失眠为主要症状的神经衰弱,治疗应以调和胃气法而得。胃不和则卧不安之说,源于《素问逆调论》:人有逆气不得卧是阳明新逆也。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不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按该文主旨是论述阳明经气上逆,致使胃气不得下行,导致胃不和,形成卧不安的病变机理。然而笔者从多年临床实践中体会到,凡以失眠为主的神经衰弱患者,在其发病过程中,多兼纳差、脘腹胀满、胸闷嗳气、呕吐吞酸、大便失调等胃气不和症状。这正与以上经文所论主旨相吻合。据此,以调和胃气法治之,屡获佳效。兹不揣肤浅,将临床体会结合典型病例管陈于下,供大家参考。

胃不和则卧不安之说,源于《素问?逆调论》:人有逆气不得卧是阳明新逆也。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不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按该文主旨是论述阳明经气上逆,致使胃气不得下行,导致胃不和,形成卧不安的病变机理。然而笔者从多年临床实践中体会到,凡以失眠为主的神经衰弱患者,在其发病过程中,多兼纳差、脘腹胀满、胸闷嗳气、呕吐吞酸、大便失调等胃气不和症状。这正与以上经文所论主旨相吻合。据此,以调和胃气法治之,屡获佳效。兹不揣肤浅,将临床体会结合典型病例管陈于下,供同道参考。

一、食滞胃脘由于食滞胃脘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于饮食不节,食积不化,停滞胃脘,气机阻滞,胃气上逆所致。治以消食破积,导滞和胃。保和丸为其代表方。例4、谭女,35岁1990年3月23日初诊。自诉:夜不能寐,脘腹胀闷两周余,周身乏力,记忆力明显减退,西医诊为神经衰弱,以西药调节神经,及神经衰弱丸治疗罔效。刻诊:失眠,仅天明前入睡2-3小时,头晕烦燥;不思食,食则欲呕,嗳腐吞酸,口气秽热;大便粘滞,日2~3行,但所下不多,秽臭难闻;舌红,苔黄厚腻,脉滑数。心脑治疗仪提示:①脑血管紧张度增高;②神经衰弱。证属食滞蕴热,胃气不和。治以破积导滞,消食和胃。凉膈散和保和丸化裁。处方:焦四仙40克,炒莱菔子30克,枳实、黄芩、连翘、鸡内金、厚朴、藿香、佩兰各10克,半夏、茯苓、陈皮各12克。水煎日服一剂。5剂寐安,余症均瘳。美高梅游戏娱乐官网,二、中焦湿热
由于中焦湿热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外感湿热之邪,或饮食不节,过食肥甘酒酪之品,酿成湿热内蕴脾胃所致。甘露消毒丹为其代表方。例1、周女,48岁。1989年8月15日初诊。自诉:2个月前由村来城照看外孙,女虑其不惬意,日以鱼、肉、鸡汤佐餐,月余即觉夜寐不安,脘腹满闷纳呆。曾服维生素B1,维生素C面面俱到果维素、舒乐安定片及柏子养心丸等药治疗,然病益甚。刻诊:入睡艰难,辗转反侧,每夜仅睡两小时许,头痛昏沉,记忆力减退,脘腹饱胀,纳呆,呕恶,大便粘滞,溲黄,舌红苔黄腻,脉弦滑而数。证属中焦湿热,胃气不和。治以苦降辛开清化和胃。甘露消毒丹化裁。处方:藿香、佩兰、黄芩、黄连、姜半夏、厚朴、枳壳、竹茹各10克,白蔻、苏叶各8克,六一散20克(包煎)。水煎日服一剂。四剂病愈过半。原方增损继服四剂而安。三、痰浊内扰由于痰浊内扰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中土失运,积湿
生痰,或情志郁结,气郁生痰,痰浊扰胃所致。黄连温胆汤为其代表方。例2、冯女,55岁。1991年8月23日初诊。自诉:年初退休以来,身体日渐丰腴,继而夜寐不安。前医按更年期综合征、植物神经紊乱,以西药调节神经罔效。刻诊:夜寐惊醒不安,终日昏沉眩晕,记忆力减退,胸中板闷,痰多而粘,不思食,食则索然无味,呕恶嗳气,苔黄厚腻,脉弦滑数。证属痰浊内扰,胃失和降,治清热祛痰、化浊和胃。黄连温胆汤化裁。处方:黄连、半夏、橘红、炙甘草、茯苓、枳实、生姜各10克,柴胡、竹茹各7克,龙骨、牡蛎(二药先煎)、栝蒌各30克。水煎日服一剂。3日即能安寐,余症锐减。减其制,继服3剂,余症亦瘥。四、胸膈郁热由于胸膈郁热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于素体心胸热邪蕴结,且过服辛热之品
,或汗、吐、下太过,伤津耗液所致。栀豉汤、凉膈散为其代表方。例3、朱女,48岁,1988年5月21日初诊。自诉:夜寐不安三月余。以养血安神片、柏子养心丸及西药(药物不详)治疗,然病益进。刻诊:卧不安席,心胸懊恼烦热,头烘热胀痛,注意力锐减,面赤唇干,口燥渴,气秽臭。时发口疮,便干溲黄。舌红,苔干黄,脉浮洪数。证属热扰胸膈,胃气不和。治以通泄郁热,清宣和胃。凉膈散化裁。处方:大黄、栀子、黄芩、连翘、豆豉、甘草、枳实、元明粉(冲)各10克,薄荷6克,水煎,日服一剂,6剂寐安。

一、中焦湿热

由于中焦湿热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外感湿热之邪,或饮食不节,过食肥甘酒酪之品,酿成湿热内蕴脾胃所致。甘露消毒丹为其代表方。

例1、周女,48岁。1989年8月15日初诊。自诉:2个月前由村来城照看外孙,女虑其不惬意,日以鱼、肉、鸡汤佐餐,月余即觉夜寐不安,脘腹满闷纳呆。曾服维生素B1,维生素C面面俱到果维素、舒乐安定片及柏子养心丸等药治疗,然病益甚。刻诊:入睡艰难,辗转反侧,每夜仅睡两小时许,头痛昏沉,记忆力减退,脘腹饱胀,纳呆,呕恶,大便粘滞,溲黄,舌红苔黄腻,脉弦滑而数。证属中焦湿热,胃气不和。治以苦降辛开清化和胃。甘露消毒丹化裁。处方:藿香、佩兰、黄芩、黄连、姜半夏、厚朴、枳壳、竹茹各10克,白蔻、苏叶各8克,六一散20克(包煎)。水煎日服一剂。四剂病愈过半。原方增损继服四剂而安。

二、痰浊内扰

由于痰浊内扰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中土失运,积湿生痰,或情志郁结,气郁生痰,痰浊扰胃所致。黄连温胆汤为其代表方。

例2、冯女,55岁。1991年8月23日初诊。自诉:年初退休以来,身体日渐丰腴,继而夜寐不安。前医按更年期综合征、植物神经紊乱,以西药调节神经罔效。刻诊:夜寐惊醒不安,终日昏沉眩晕,记忆力减退,胸中板闷,痰多而粘,不思食,食则索然无味,呕恶嗳气,苔黄厚腻,脉弦滑数。证属痰浊内扰,胃失和降,治清热祛痰、化浊和胃。黄连温胆汤化裁。处方:黄连、半夏、橘红、炙甘草、茯苓、枳实、生姜各10克,柴胡、竹茹各7克,龙骨、牡蛎(二药先煎)、栝蒌各30克。水煎日服一剂。3日即能安寐,余症锐减。减其制,继服3剂,余症亦瘥。

三、胸膈郁热

由于胸膈郁热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于素体心胸热邪蕴结,且过服辛热之品,或汗、吐、下太过,伤津耗液所致。栀豉汤、凉膈散为其代表方。

例3、朱女,48岁,1988年5月21日初诊。自诉:夜寐不安三月余。以养血安神片、柏子养心丸及西药(药物不详)治疗,然病益进。刻诊:卧不安席,心胸懊恼烦热,头烘热胀痛,注意力锐减,面赤唇干,口燥渴,气秽臭。时发口疮,便干溲黄。舌红,苔干黄,脉浮洪数。证属热扰胸膈,胃气不和。治以通泄郁热,清宣和胃。凉膈散化裁。处方:大黄、栀子、黄芩、连翘、豆豉、甘草、枳实、元明粉(冲)各10克,薄荷6克,水煎,日服一剂,6剂寐安。

四、食滞胃脘

由于食滞胃脘而胃不和则卧不安导致的神经衰弱多缘于饮食不节,食积不化,停滞胃脘,气机阻滞,胃气上逆所致。治以消食破积,导滞和胃。保和丸为其代表方。

例4、谭女,35岁1990年3月23日初诊。自诉:夜不能寐,脘腹胀闷两周余,周身乏力,记忆力明显减退,西医诊为神经衰弱,以西药调节神经,及神经衰弱丸治疗罔效。刻诊:失眠,仅天明前入睡2-3小时,头晕烦燥;不思食,食则欲呕,嗳腐吞酸,口气秽热;大便粘滞,日2~3行,但所下不多,秽臭难闻;舌红,苔黄厚腻,脉滑数。心脑治疗仪提示:①脑血管紧张度增高;②神经衰弱。证属食滞蕴热,胃气不和。治以破积导滞,消食和胃。凉膈散和保和丸化裁。处方:焦四仙40克,炒莱菔子30克,枳实、黄芩、连翘、鸡内金、厚朴、藿香、佩兰各10克,半夏、茯苓、陈皮各12克。水煎日服一剂。5剂寐安,余症均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