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理饮汤橘红朴芍姜

摘要:心肺阳虚,致脾湿不升,胃郁不降,饮食不能运化精微,亦为饮邪,停于胃口为满闷,溢于膈上为短气,渍满肺窍为喘促,滞腻咽喉为咳吐黏涎。甚或阴霾布满上焦,心肺之阳不能畅舒,转郁而作热。或阴气逼阳外出为身热,迫阳气上浮为耳聋。然脉必弦迟细弱方可。

关于祛痰化饮的方剂,我们来看看名医张锡纯的运用,这是对临床真正有用的知识。且看正文~

理饮汤

张氏理饮汤橘红朴芍姜

苓桂术甘剂温阳化饮去

於术四钱干姜五钱桂枝尖二钱炙甘草二钱茯苓片二钱生杭芍二钱橘红钱半川厚朴钱半

服数剂后,饮虽开通,而气分若不足者,酌加生黄芪数钱。

水煎服。

通阳化饮,健脾利湿。

心肺阳虚,致脾湿不升,胃郁不降,饮食不能运化精微,亦为饮邪,停于胃口为满闷,溢于膈上为短气,渍满肺窍为喘促,滞腻咽喉为咳吐黏涎。甚或阴霾布满上焦,心肺之阳不能畅舒,转郁而作热。或阴气逼阳外出为身热,迫阳气上浮为耳聋。然脉必弦迟细弱方可。

心肺阳虚,不能宣通脾胃,致多生痰饮。脾胃属土若地,心肺临上,正当太阳。阳气宣通,天光下照,胃中水谷运化,清升浊降。惟心肺阳虚,不能离照当空,脾胃失其宣通,饮食停滞,若阴雾污淖,则痰饮生。痰饮郁塞上焦则胸闷,渍满肺窍则喘,阻遏心肺阳气四布则热。方中桂枝、干姜以助心肺之阳而宣通之;白术、茯苓、甘草以理脾胃之湿而淡渗之;厚朴,叶天士谓厚朴多用则破气,少用则通阳,欲借温通之性,降胃通阳;橘红,助白术、茯苓、甘草以利痰饮。白芍,滋肝阴、敛虚火,况其善利小便,小便利而痰饮自减乎。全方共奏通阳化痰、健脾利湿之效。

一妇人,年三十许。身形素丰,胸中痰涎郁结,若碍饮食,上焦时觉烦热,偶服礞石滚痰丸有效,遂日日服之。初则饮食加多,继则饮食渐减,后则一日不服,即不能进饮食。又久服之,竟分毫无效,日仅一餐,进食少许,犹不能消化。且时觉热气上腾,耳鸣欲聋,始疑药不对证。求愚诊治,其脉象浮大,按之甚软。愚曰:此证心肺阳虚,脾胃气弱,为服苦寒攻泻之药太过,故病证脉象如斯也。拟治以理饮汤。病家谓,从前医者,少用桂、附即不能容受,恐难再用热药。愚曰:桂、附原非正治心肺脾胃之药,况又些些用之,病重药轻,宜其不受。若拙拟理饮汤,与此证针芥相投,服之必无他变。若畏此药,不敢轻服,单用干姜五钱试服亦可。病家依愚言,煎服干姜后,耳鸣即止,须臾觉胸次开通。继投以理饮汤,服数剂,心中亦觉凉甚。将干姜改用一两,又服二十余剂,病遂除根。

一妇人,年四十许。上焦满闷烦躁,思食凉物,而偶食之,则满闷益甚,且又黎明泄泻。日久不愈,满闷益甚,将成鼓胀。屡次延医服药,多投以半补半破之剂,或佐以清凉,或佐以收涩,皆分毫无效。后愚诊视,脉象弦细而迟。知系寒饮结胸,阻塞气化。欲投以理饮汤,病家闻而迟疑,似不敢服。亦俾先煎干姜数钱服之,胸中烦躁顿除。为其黎明泄泻,遂将理饮汤去厚朴、白芍,加生鸡内金钱半,补骨脂三钱,连服十余剂,诸病皆愈。

美高梅游戏娱乐官网,一妇人,年近五旬,常觉短气,饮食减少。屡次延医服药,或投以宣通,或投以升散,或投以健补脾胃,兼理气之品,皆分毫无效,浸至饮食日减,羸弱不起,奄奄一息,延愚诊视。其脉弦细欲无,频吐稀涎。询其心中,言觉有物杜塞胃口,气不上达,知其为寒饮凝结也。遂投以理饮汤,方中干姜改用七钱,连服三剂,胃口开通。又觉呼吸无力,遂于方中加生黄芪三钱,连服十余剂,病全愈。方书谓,饮为水之所结,痰为火之所凝。是谓饮凉而痰热也。究之饮证亦自分凉热,其热者,多由于忧思过度,甚则或至癫狂,虽有饮而恒不外吐。其凉者,则由于心肺阳虚,如方名下所言种种诸情状。且其证,时吐稀涎,常觉短气,饮食廉少,是其明征也。

邑韩蕙圃医学传家,年四十有四,偶得奇疾。卧则常常发搐,旋发旋止,如发寒战之状,一呼吸之间即愈。即不发搐时,人偶以手抚之,又辄应手而发。自治不效,广求他医治疗皆不效。留连半载,病势浸增。后愚诊视,脉甚弦细,询其饮食甚少,知系心肺脾胃阳分虚惫,不能运化精微,以生气血。血虚不能荣筋,气虚不能充体,故发搐也。必发于卧时者,卧则气不顺也。人抚之而辄发者,气虚则畏人按也。授以理饮汤方数剂,饮食加多,搐亦见愈。二十剂后,病不再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美高梅官方手机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